高知汇

服务热线:4009965157

高知汇 首页 行业观点 查看内容

【原创】科学研究:“纯科学精神”的市场转向成为必然规律? ... ...

2018-5-14 11:14| 发布者: 高知汇| 查看: 261| 评论: 0|原作者: 刘燕刚、刘群彦|来自: 高知汇

摘要: “科学研究是蕴含价值的社会事业”,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现代化社会转型过程中,尽管不同时期对“科学研究”的提法不尽相同,但科学技术、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等始终是社会热点。本文站在“默顿范式”转向的角度,试 ...

美国科学社会学家默顿在其出版的《十七世纪英国的科学技术与社会》等一系列著作中研究了自17世纪以来的科学活动的运行方式和行为准则,他在科学社会体系中提出了“科学的精神气质”,即科学研究不仅形成了具有社会规范性质的制度体系,还是具有独特进化功能的知识体系,在这个体系中的所有成员都应当遵守共同的价值规范。

随着大科学时代的来临,“默顿范式”在科学研究的商品化和市场化之中丧失了解释力,科学研究经历了从个体好奇心驱动到科学共同体,直到有组织的规模发展过程。

一、科学家应具有何种精神特质?

默顿的科学精神研究立足于“科学共同体”理论框架,他区分了科学交流、评价、防范和奖励系统,提出了社会分层及“马太效应”,他认为科学既不能脱离社会环境又具有相对自主性。默顿所提出的“科学精神特质”包括普遍主义、公有性、无私利性和有组织的怀疑四个方面的内容。

除了科学家应具有的精神气质和科学界应共同遵守的价值规范之外,默顿还提到了学术欺骗、学术剽窃、自我吹嘘、教条主义、学术霸权等与科学家的个人道德和科学体制完善相关的越轨行为的规避和预防措施,尤其是要建立规范完善的科学制度,用制度防止科学家的越轨行为

默顿以“承认”理论为核心的“科学奖励”理论是其构建现代科学制度的主要内容之一。他认为承认是对科学家至高无上的奖励,也是科学研究发展的内在原动力,即用社会的承认和认可来肯定科学家的贡献,包括命名科学发现、颁发奖励和奖章等均是承认的方式。

为表彰科学研究上的独创性贡献,科学上的制度应形成完善的科学奖励体系,因此,默顿并不主张科学奖励的物质性,而是强调科学奖励荣誉性的作用。

二、纯科学精神因何发生变换?

随着“市场科技”时代的到来,默顿范式的科学精神理论因存在自身问题而逐渐失去了解释力,纯科学精神在市场转向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科技成果的生产驱动力原理引起科技活动的价值标准和目的指向发生了变革。在“大科学”时代的“市场范式”中,科技成果转化在科技活动社会化的过程中日益呈现出多元化的内在驱动力。科研人员基于固有好奇心要素的驱动,以满足政府、企业的理性追求为目的而开展的科学研究已成为新时期科研人员对对利益诉求的必然选择。因此,科研人员的科技活动的目的性日益凸显。

其次,在后学院科学的市场化转向中,科学研究被定位于某一具有实际效果的目标,追求知识并非他们的最终目标。英国科学社会学家约翰·齐曼认为,在后学院科学的市场化转向中,市场科学中研究开发人员在组织的管理权威下开展科学研究,他们作为专业人员为解决某一方面的实际技术问题而被雇佣,这与他们个人的创造力关联性不大。可见,市场科学已经超脱了经典的“默顿规范”的限制,并引起了科学研究生产方式的变化。

其三,在产业经济语境下,科技规范制度又在客观上限制和挑战了科学的公有性准则。产业经济以不可阻挡的态势演变成一种投资活动,国家因经济发展的驱动诉求强势介入科学活动,并以国家法规范所表达的奖励制度、职位晋升制度、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等来平衡各种社会关系。专利制度通过国家赋予权利人一定时间的技术垄断权力,而默顿科学精神规范中作为公有性的技术,却无法解释专利制度中的垄断属性。

其四,当大科学主导科学界之时,企业、社会机构资助者提供资助的目的是为实现科学发现的商业价值。随着市场科技和产业科技的兴起,默顿的科学奖励理论逐渐被齐曼的纯科学所覆盖。约翰·齐曼的工具主义科学强调科学研究在经济发展中的实际效用,是基于社会应用体系下的知识生产模式,由此使得默顿的科学奖励理论的生存空间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和挤压。

三、高校科研范式的转向是必然趋势?

与中国科技政策市场化过程中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性特征相协调,高校科学研究也逐渐发生了“范式转向”,站在科研服务社会的角度,其组织模式、运行机制、奖励机制的变化等均无法用科学精神来解释。

首先,大科学时代的科技活动逐渐从个体性走向集体性。科研人员无法脱离科研经费的制约和要求,也不可能拒绝科研管理部门的约束、引导和管理,科技成果转化活动当然也要考虑接受主体的需求。

其次,科技成果奖励无法用无私利主义进行衡量。科技成果奖励的目的是为了鼓励科研人员的热情而对其科技成果的独创性的承认和认可,不可能用无私利主义对科研人员提出要求。中国近现代以来所引入西方的专利制度逐步对默顿范式中的“共有性”发生颠覆性效应。

可见,随着社会进步和科学技术的根本变革,在大科学时代,科学研究超越主观精神世界的狭隘发展思路,出现多元化内在驱动的科学研究生产方式的变化,“纯科学精神”的丧失是必然规律和必然趋势。

【作者】

1.刘燕刚,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先进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

2.刘群彦,博士,高级律师。上海交大知识产权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参考文献】

【①】[]R.K.默顿.科学社会学()[M].鲁旭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68.

【②】 []R.K.默顿.科学社会学()[M].鲁旭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165-169.

【③】 []约翰 齐曼.真科学——它是什么,它指什么[M].曾国屏等译.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9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