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知汇

服务热线:4009965157

高知汇 首页 热点资讯 创新资源 查看内容

以色列高校技术转移模式研究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2017-12-8 18:03| 发布者: suly| 查看: 1406| 评论: 0|原作者: 罗英光|来自: 上海技术经纪人2017年刊

摘要: 技术转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以色列高校技术转移机构在工作理念、组织架构、人员配置、工作机制、收益渠道、利益分配方式等方面的设计,为突破技术转移过程中的潜在障碍提供了综合性解决方案,形成了高效的运行管 ...

1    引言

高校是我国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大量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工作,拥有数量众多的科技成果。高校科技成果的最大优势体现在其独特的开创性上,然而这些新技术大都处于研发早期,尽管每项技术的成熟度不同,但总体尚未得到有效的商业化验证。因此,面对产业界不同的技术需求,以及诸多不确定性带来的投资风险,如何跨越高校研发成果与现实生产力转化之间的鸿沟,是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亟待破解的问题。

以色列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能成功将高校科技成果普遍商业化的国家之一,借鉴其技术转移的成功模式及经验,对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建设具有积极意义。

2    以色列主要大学及其技术转移机构

以色列现有7所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和科研院所,分别为希伯来大学、特拉维夫大学、以色列理工学院、本古里安大学、巴-伊兰大学、海法大学和魏兹曼科学研究院,其科研力量均处于世界先进行列。根据QS世界大学排名(2018年),位居以色列高校之首的希伯来大学排名第145位,特拉维夫大学(第205位)和以色列理工学院(第224位)进入前250名。康奈尔大学、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2016年联合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GII)在QS世界大学排名数据基础上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以色列大学的整体水平位居世界第22 位。

以色列是最早在大学和科研院所设立技术转移机构(Technology Transfer Organization,TTO)的国家,主要采用技术转移公司(Technology Transfer Company,TTC)的形式,TTC全权负责挖掘、保护和商业化其所属大学和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是以色列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最具特色的代表性机构。目前,以色列7所研究型大学和科研院所均设立了全资的技术转移公司。其中,以色列第一个,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技术转移公司是魏兹曼科学研究院于1959年成立的Yeda(Yeda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ompany),开创了高校和科研院所技术转移专业化运作的先河,比1970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成立的技术许可办公室(Office of TechnologyLicensing,OTL)早11年。

2.1 Yeda

Yeda是知名的技术转移公司,技术许可收入位居世界前列。其拥有的全球三大最畅销药物专利——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Copaxone和Rebif以及抗癌药Erbitux,每年为公司带来巨额的专利授权费收入。2013-2015年间,Yeda向产业界推介了超过4500项魏兹曼科学院的技术,签订逾80项新的许可和期权协议,此外还有90多个研究项目通过Yeda获得企业、以色列首席科学家办公室或Yeda自身提供的资助。

2.2 Yissum

Yissum成立于1964年,是希伯来大学的全资技术转移公司,已就2600项发明创造申请超过9300件专利,对外许可了逾800项技术,成立了110多家公司。这些来自希伯来大学的发明经由Yissum商业化后,每年产品产值超过20亿美元,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Exelon、治疗卵巢癌的Doxil等药物的技术都由该大学研发。

2.3 Ramot

Ramot是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技术转移公司,于1973年设立。至今已创办了65个初创企业,每年超过70件专利授权,申请过程中的专利约300件。全球最大的闪存厂商SanDisk曾经首推的X4闪存芯片,就是在特拉维夫大学研发的X4高级纠错和数字信号处理技术上发展起来的,该技术由Ramot独家许可给SanDisk公司后,产品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

2.4 T3

T3(Technion Technology Transfer)是以色列理工学院的技术转移公司。以色列理工学院素有“以色列的麻省理工”之称,是以色列工程师的摇篮,以色列70%以上工程技术人员出自该校,该校现已有3位科学家荣获诺贝尔奖。2015年T3收入超过3300万美元,拥有逾780件授权专利,当年披露了97件发明,签订了40多份商业化协议,成立了13家初创企业,通过技术许可关联的公司达70多家。

3    以色列高校技术转移公司的运作模式

3.1 工作职责

在以色列高校,TTC都是由所在大学或科研院所全资设立的独立法人机构,通过签订排他性协议,独享商业化其所在大学或科研院所的技术成果的权利。以Yeda为例,其工作职责包括:(1)筛选和评估研究项目及其商业潜力;(2)保护研究院及其科学家的知识产权(申请专利保护);(3)开拓商业关系并向产业界许可研究院的发明和技术(寻找意向合作伙伴或投资者、商务谈判、签订许可协议);(4)争取产业界提供项目研究资助(为大学的研发项目募集经费)。

3.2 组织架构

TTC 设立董事会,董事会成员通常包括大学校长、院长、教授、企业家等。管理架构方面,TTC一般由专利事务、商业拓展、法律和财务等部门组成。如Yissum的管理团队共有12人,其中首席执行官1人、首席财务官1人、商务开发副总裁5人(医疗健康领域2人,计算机科学与信息技术、化学与物理、农业与环境领域各1人)、法律总顾问1人、副法律总顾问1人、专利律师1人、知识产权副总裁1人、研究合作副总裁1人。其工作团队高度专业化,一是学历水平高,所有人员均拥有硕士及以上学位,1/3的人拥有博士学位;其次是跨学科背景明显,1/4的人既拥有有理工科学位,又拥有MBA 或EMBA 学位;再则是工作经历丰富,所有人员都有创办企业或在企业工作的经验。

3.3 技术转移途径

TTC的技术转移途径主要包括:(1)专利技术许可。通过技术许可获得许可费用收入、股权,或相应的研究资助。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最大化所在大学或科研院所及其研究人员的利益,TTC极少将技术成果转让给第三方,而是通过技术许可的方式深入开发其商业价值并获取收益。(2)独立创办企业。对技术成熟度、应用性、成果研发人员对初创公司的运营能力、项目资金筹集能力等表现优异的专利技术,TTC会考虑出资创办企业,直接实施转化。(3)创办合资企业。TTC通过技术入股的方式,与资金提供方联合创办企业。(4)合作研究。组织研究人员研发企业委托的技术项目,或与企业共同承担政府资助的科技计划项目。

3.4 收益分配

TTC的技术许可收入一般以4∶4∶2的比例在研发人员、大学或科研院所、研究人员所在的院系(或实验室)三者间分配,而后,大学或科研院所再将其收益的一部分拨付给TTC(如在Yeda,这一比例为60%),作为TTC的运作及发展经费。

4    高校技术转移绩效的影响因素

技术转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作,高校技术转移机构的绩效受内部和外部广泛因素的综合影响。以色列在创新型国家的建立过程中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从政策法规、创新资助、人才储备、国际科技合作、风险投资等方面构建了成熟完善的创新生态体系,为高校与产业界的研究合作以及技术转移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我国自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来,尤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于2015年修订后,国家和地方进一步破除科技成果转化体制机制障碍和制度藩篱,出台了系列实施意见和工作方案,创新和成果转化环境日益优化。

对于影响高校和科研院所技术转移的内部因素,以及如何提高技术转移绩效,国内外学者做了富有指导意义的研究,例如,Antonio Hidalgo和Jose Albors(2011)研究了大学技术转移过程中的潜在影响因素,他们认为,大学要提高技术转移效率需关注三个重点:畅通的沟通渠道、专业的管理以及组织支持。大学必须为产业界提供易于接触的渠道,并快速响应产业界的期望,包括高效的行政业务流程;其次,大学技术转移的专业化管理能力尤为重要,体现为拥有与企业相近的工作程序、专业的商业信息保密措施、清晰的知识产权战略以及专业的项目管理。此外,大学还需要集中为研究人员提供组织支持,以推动研究人员积极提出专利申请、协助技术许可、寻求经费资助。王永梅等(2014)从技术供给方的视角出发,对科研院所内部影响技术转移绩效的因素及其作用机理进行了研究。研究发现,技术供给方自身的人员、管理和平台条件对技术转移绩效均有显著影响,这些因素分别包括8个方面:对科研人员的激励措施、技术转移专职人员的能力;利益分配制度与技术成果评估举措;信息沟通渠道、技术转移专项经费、单位内部的政策执行环境和整合创新资源的能力。

总体而言,以色列高校TTC在工作理念、组织架构、人员配置、工作机制、收益渠道、利益分配方式等方面的设计,为突破技术转移过程中的潜在障碍提供了综合性解决方案,并形成了高效的技术转移运行管理模式,其先进的理念及经验可为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提供借鉴。

5    以色列高校技术转移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2015年修订)、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国务院办公厅《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等系列文件的出台和实施,完善了科技成果处置、收益和分配管理制度,通过赋予高校和科研机构成果的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加大对科研人员的激励力度,有效提升了成果转化的工作效率、质量和积极性。然而,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实施情况的报告》,高校在制度落实、成果转化能力提升、科技成果转化人才的激励和培养机制完善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仍需进一步解决。本文认为,我国高校提升科技成果转化绩效应注重以下几方面工作:

5.1 切实营造良好的政策执行环境

高校内部的政策执行环境,包括对科研人员的激励和利益分配制度等是影响科技成果转化绩效的重要因素。高校在政策执行过程中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树立先进的技术转移理念,为成果转化创造更优化的制度氛围。

以《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为例,该文件针对我国科研人员的实际贡献与收入分配不完全匹配的问题,提出构建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和科技成果转化性收入的三元的薪酬体系。根据目前可公开了解到的各高校相关制度及实施情况,高校在现金奖励方面执行效果较好,普遍大幅提高了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比例,不少高校设置的比例甚至超过90%。但在兼职兼薪、离岗创业、长期产权激励(股权、期权和分红等)等方面,不少高校仍存在疑虑,政策实施效果有待进一步显现。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多次公务员“下海”经商的浪潮,不管是停薪留职,还是完全辞去公职,公务员“下海”经商都可能导致公共权力滥用及公共利益受损,为此国家公务员法与党内文件已作了明确约束。然而,科研人员兼职兼薪、离岗创业,与公务员“下海”经商在主体、目的和解决的问题等方面有根本不同。《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提出允许科研人员和教师依法依规适度兼职兼薪、离岗创业,目的在于为广大科研人员提供更多的知识价值实现渠道,让智力劳动获得合理的回报,充分调动广大科技人员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同时,实施该政策还有助于高校进一步规范成果转化工作,为高校解决长期存在的“地下”成果转化问题提供政策依据。如叶桂林(2004)对国内多家大学的国家技术转移中心运行模式进行分析后指出:在国内大学的技术转移的运行模式中, 由于正式渠道所能提供的功能有限,技术成果多数通过非正式渠道(包括师徒关系、企业与教授之间的关系等)转移。要使更多研究人员选择正式渠道进行技术转移,提升技术转移中心的绩效,则需改善技术转移中心运作模式,增加更多附加价值与功能, 同时管理规范非正式渠道。

在以色列,高校原则上不允许教师创办企业,TTC以学校科技成果独立创办企业或作价投资创办合资企业后,成果完成教师主要协助开展后续研发,或担任技术顾问,而不直接参与企业管理。因此,我国高校在政策实施的过程中,应进一步解放思想,通过落实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一方面加强科技成果供给侧改革,建设专业化的技术转移机构,畅通成果转化渠道,另一方面完善高校内部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和教师校外活动管理制度,明确研究人员在成果转化中的定位,使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从“地下”走上“地面”,建立规范化的运作体系。

另外,现阶段,我国高校“重论文、轻专利”、“重研发、轻转化”等现象仍然普遍。如《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实施情况的报告》以湖南长沙市知识产权局的调研为例,在长沙的高等学校中,只有不到12%的专利发明人认为申请专利的目的是为了成果转化,32%是为了完成科研课题的结题任务,45%是为了职称评定或晋升。由此可见,高校还亟需加强完善以成果转化为导向的职称晋升、岗位聘任和业绩评估考核体系,为成果转化提供良好的机制保障。

5.2 建设专业化运营的技术转移机构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高等学校年度科技统计数据,2016年,我国高校共申请专利18.4423万件,获得授权专利12.1981万件,但专利转化水平仍然较低,共签订2695项专利出售合同,合同金额为27.74 739亿元。可见,我国高校建设专业化运营技术转移机构的重要性毋容置疑。

技术转移机构应充分借鉴以色列高校TTC的管理运作模式,全权负责所在学校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一方面将研究人员提出的专利申请逐步导向以成果商业化为目的,经过专业的技术筛选和商业评估,使高校的专利“贫矿”变成“富矿”;另一方面要与产业界建立良好的产学研合作关系,通过高效的技术供需匹配,推动技术孵化,引进风险投资,提高科技成果转化运营水平。在团队建设方面,高校的技术转移机构既要不断优化现有员工的知识结构以及从业经验,又要不断拓宽用人渠道,面向社会招聘一批熟悉技术研发,了解商业运作,精通知识产权、法律和投融资的专业人才,建设一支复合型的高水平专业技术转移队伍。

5.3 加强与产业界和金融界的合作

国际上,一项技术在实验室研发、中试、产业化的各阶段,经费投入比例约为1∶10∶100,其产业化的实现过程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对外开拓商业合作关系,寻求产业界和金融界的支持是以色列高校TTC的重要职能之一,TTC除了推动大学争取政府财政研发资助外,还积极寻求产业界的合作,吸引科技孵化器、天使投资者、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的资金支持,为技术转移提供经费保障。我国高校的技术转移机构应推动学校与企业共建联合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等,加强技术研发与产业需求的对接,同时充分利用技术孵化器、技术加速器、大学科技园和校地共建研究院等创新载体提供的综合服务,为科技成果转化寻求多元化的融资渠道。

参考文献:

[1] 王永梅、王峥、张黎,2014,《科研院所技术转移绩效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基于技术供给方的视角》,《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第11期。

[2] 叶桂林,2004,《大学技术转移中心运作模式研究》,《经济问题探索》第4期。

[3] Antonio Hidalgo and JoseAlbors, 2011, “University-industrytechnology models: An empirical analysi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novation and Learning, Vol.9, No.2, 204-223.

[4] Ofer Meseri and Shlomo Maital,2001, “A SurveyAnalysis of University-Technology Transfer in Israel: Evaluation of Projectsand Determinants of Success”, Journal of Technology Transfer,Vol.26, Issue 1-2,115-126.

作    者:罗英光
工作单位:汕头大学科研处科长、经济师

技术经纪人证书号:JA20160061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