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金格:几内亚湾海盗问题研究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尚金格】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在公卫、经济等多个领域引发严重的危机,海运物流也几受颠簸。

相比航空业复苏缓慢,全球海运物流业恢复迅猛,其中中欧海运线路表现尤其抢眼,一度出现多国港口拥堵、爆仓甩柜等现象。

祸福相依,与这个火爆场面相对应的是,国际航运人员和财产安全风险,特别是几内亚湾的海盗问题,成为业界乃至国际舆论的关注焦点。

几内亚湾海盗袭击事件频发

国际海事局(IMB)发布的2021年海盗和武装抢劫船舶的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海盗和武装抢劫事件数量132起。单看几内亚湾地区,2021年,该地区报告了34起事件,虽然与前一年的81起相比有所减少,但国际海事局警告,该地区仍是全球海盗热点地区。

其实早在2013年,几内亚湾就已超过索马里周边海域,成为非洲第一、世界第二的海盗犯罪高发区。有数据显示,几内亚湾海盗事件危险度高,80%以上的攻击者都持枪;2020年发生的3起劫船事件都在几内亚湾,11艘遭到海盗开火的船舶中就有9艘与几内亚地区有关;几内亚湾发生船舶袭击事件中25%都有船员被绑架,这一比例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都高。

2016-2020年几内亚湾海盗事件国家分布占比,其中超过半数的海盗事件发生在尼日利亚海域

几内亚湾海盗猖獗,不仅威胁地区航运安全,给沿岸国家每年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还影响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威胁中国船员们的人身安全。比如有媒体报道:2020年11月13日,“振华7号”商船在几内亚湾遭遇海盗登船袭击,14名中国籍船员被绑架,另外数名船员受伤;2019年12月22日,中加渔业公司的两艘渔船在几内亚湾被海盗抢劫,4名中国籍船员被劫持;等等。类似案例不胜枚举。

2016-2021年几内亚湾海盗绑架船员统计(单位:人)

几内亚湾海盗犯罪特点

经过梳理发现,几内亚湾海盗团伙的发展,由最初的临时拼凑而成、以尼日利亚闲杂人员为主,发展到与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反政府武装相聚合,两者不断融合,目标相互交叉,既追求经济利益也表达政治诉求。为了壮大力量,海盗团伙有时还会吸纳邻国居民加入。

为了实现犯罪经济利益最大化,几内亚湾海盗的劫掠目标以渔船和杂货船上的货物为主,扩大到各种民用船只,尼日利亚海上油气设施、油轮等也成为袭击对象。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受国际油价大幅下降影响,海盗团伙“及时”改变作案手法,效仿索马里海盗,广泛从事针对船员的绑架活动。自此以后,船员遭海盗挟持绑架事件逐年递增,与全球海盗案件发生数下降趋势形成了鲜明对比,几内亚海盗也从“石油海盗”转向“赎金海盗”。

经过几年发展,几内亚湾海盗的行动能力、组织水平和作案手法快速提高,越来越专业化。海盗犯罪团伙最初的作案手法,主要是在港口或锚地盗窃,偷窃目标船只上的贵重财物;后来发展为攻击航行中的船只、操作受害大型船只躲避营救、利用子母船长途奔袭等。

为了寻求庇护,海盗还与尼日利亚一些官僚建立合作关系,并建立复杂的国际化犯罪网络。一些学者认为,其组织严密程度高于索马里海盗。

在开始行动之前的计划阶段,海盗团伙会通过安插在港口、航运公司中的内线精确得知目标船只的类型、位置、所载货物;在行动中,海盗团伙会与母舰驾驶员、军火供应商进行合作,确保获得必要的船只与武器装备;而在行动结束后,海盗则会通过黑市经营者、资金转移者等专业人士完成销赃、洗钱等环节。有证据表明,几内亚湾海盗与来自俄罗斯、黎巴嫩、荷兰和法国等国的犯罪集团在融资、洗钱等方面曾开展合作。

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经济落后,人民生活状况恶劣,民众期盼发展经济。而海盗作为当地社区中的“多金团体”,被民众寄予了建设社区的“厚望”。与此同时,海盗也需要得到民众的支持,以便为其犯罪活动提供掩护。在族群政治文化与现实需求推动下,海盗将部分不法所得用于当地社区的建设,在医疗、教育、基础设施、工商业等方面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客观上承担了部分应由政府承担的责任。

资料图来源:www.seatrade-maritime.com

几内亚湾海盗问题产生原因

几内亚湾海盗问题,本质是尼日尔河三角洲陆上危机,即暴力犯罪活动和反政府武装叛乱向海洋的延伸。拓展开来谈,具体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首先,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水平落后,人们主要靠捕鱼和种植维生。随着石油工业快速发展,生态环境被严重污染,传统产业遭到毁灭性打击,而政府又未能及时解决当地环境和就业问题,当地人生活日益困难。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地区的犯罪活动机会成本低,收益巨大。不少人在生活的重压及不法高昂利润的诱惑下,进行盗窃、抢劫、绑架等犯罪活动。

其次,尼日利亚联邦政府石油收入分配政策不合理,地区居民得不到合理的石油利益,却要承担发展石油工业导致的一系列恶果。政府长期忽视当地民众利益,引起社会公众强烈不满,民众抗议的呼声日益高涨,甚至出现“尼日尔三角洲人民志愿军”、“尼日尔三角洲解放运动”等多个反政府武装。

再次,尼日尔河地区族群间长期对立,武装派系众多,各自为政,政府忙于调和族群间的利益分歧而无暇他顾。另外,几内亚湾沿岸国家港口建设相对滞后,而尼日利亚等地是非洲重要的产油国,运输原油的大型油轮、散装船穿梭往来,因此海上目标众多。

最后,沿岸国家常年政局动荡,内战和部族冲突频发,无暇顾及沿海事务。而且沿岸国家海上治安力量普遍较弱,邻国之间打击交界地带的犯罪有心无力。

几内亚湾海盗问题治理

几内亚湾海盗作为严重的地区性非传统安全威胁,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相关国家与组织已针对该问题采取了多层次的治理行动。

例如,尼日利亚作为该地区海盗事件发生数最大的国家,此前已采取武装清剿、大赦以及与海盗团伙开展合作、加强立法等多重手段,不过这些举措中有些难以取得显著成效。

几内亚湾沿岸国家也曾试图依托各类区域合作组织联合打击海盗团伙,但进展缓慢,而且,这些国家采取的措施多属于倡议性质,难以从根本上改善该地区的安全形势。

国际社会关于治理海盗问题的法律框架主要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于海盗行为的定义与几内亚湾海盗部分带有政治目的的袭击相冲突。此外,海盗袭击多发生在国家领海之内,超出了公约的管辖范围,域外国家或国际组织难以直接介入。

虽然阻碍重重,但国际社会为彻底消除几内亚湾海盗问题,还是做出了一系列努力。其中:美国主要通过非洲司令部的“非洲伙伴倡议”帮助相关国家进行海军建设;欧盟下属的共同研究中心开展了“海洋感知与风险”项目,帮助几内亚湾国家收集与分享监控信息;欧洲发展基金则向相关国家的安全政策改革、港口能力提升、应急反应建设等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欧盟还投入资金,帮助该地区相关国家提升海上治安力量的行动能力、跨部门协调能力。

联合军演也是治理海盗问题的重要选项。比如,尼日利亚海军组织过由美、欧、非三方参与的多国海军联合军事演习,旨在加强几内亚湾国家海军的反应能力。

西班牙、葡萄牙等国与西非国家举行联合演习(资料图/中国国防报)

中国是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在几内亚湾存在的战略利益也越来越大,因此帮助肃清几内亚湾海盗、维护当地国际航道和海上安全,不仅是为维护当地的和平与发展,也符合中国自身战略利益的需要。

实际上,中国确实也在当地作了不小的贡献:中国等域外国家积极参加联合反海盗演习、提供武器装备,帮助几内亚湾国家提升反海盗能力;中资企业积极参与沿岸国家港口建设,为地区海上行动供坚实基础;等等。

在此基础上,笔者建议:

我国有关部门和学术机构应加强对几内亚湾海盗团伙的全面深入研究,把握该类组织的各种利益诉求,了解组织本质,预测其发展方向,提前做好有效应对。同时,完善中非“海上丝绸之路”安全体系建设,谨防其他地方武装组织借鉴几内亚湾海盗的“成功经验”,引起非传统安全威胁“由陆向海”转移;

加强我国与沿岸国家的军事联系,建立中非海军常态化合作机制,定期派遣舰艇编队为船舶护航,并与沿岸国家海军开展联合军事行动,共同打击海盗;

几内亚湾沿岸国家的中国使领馆、华社侨团、航运企业、渔业公司、华文媒体等单位全力协助海盗信息收集和预警发布工作,扩大信息触及面,如政府职能部门可借助自有平台、中国侨网等权威媒体,以及抖音、微信等社交平台,加强海盗安全知识宣传教育,提高船运行业、渔业公司等企业主体和从业人员的安全意识;

以及,治标治本,加大对该地区沿岸国家的发展援助,鼓励中资企业深入参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进程,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帮助解决贫困问题。

文章来自互联网,只做分享使用。发布者:,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ipinno.com/news/show-233496.html

打赏
上一篇 2023-01-28 12:05
下一篇 2022-12-05 09: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