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薛兆丰关于彩礼的言论(薛兆丰关于要不要彩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来源:四季 2022-08-18 17:00  浏览次数:6556

经济学家薛兆丰的一句话又掀起了腥风血雨,他表示女方要彩礼是短视的,更应该看男生的个人能力。

专家谈婚姻彩礼

当前环境下,专家只要开口,很多人就会先送上一句“建议专家不要建议”,但是经济学家薛兆丰的这番建议,还是值得年轻人参考的。

俞敏洪对话薛兆丰,谈到“关于爱情婚姻”话题时询问,现在女生结婚要求彩礼和房车,这样的要求正常吗?

薛兆丰给出意见称,要彩礼是短暂的要求,男生今天凑个车凑个房,也是他父母的钱,不代表他有生产能力,女孩子要考察的不是存量,而是流量,如果男方有资本,至少要拿出一半给女方。

薛兆丰认为女方更早期做出投入,所以男方要早早给出一点承诺,他建议年轻人为了防止离婚风险,导致的沉没成本,结婚成家前要更挑剔一点,把事情都考虑在内,标准要提高一点,防范意识强一点。

梳理总结看完,就能发现这位专家的本意,并非媒体断章取义表达的意思,甚至有故意制造男女对立,博取眼球赚流量的嫌疑。

正确的表达,是结婚不应该以彩礼为唯一的衡量标准,还应该看重对方的持续生产力。

当俩人感情到位,走到要结婚考虑彩礼的一步时,首先要考察男生的持续生产能力,而不是他东凑西凑拼出来的彩礼。

如果男方家庭为了结婚,各种借贷给女方彩礼,等婚后成立新家庭,这笔“彩礼贷款”就需要小夫妻两个人共同承担,那这样的高价彩礼即便收了又有何意义?

如果不考虑对方人品、能力,只为了一时的高额彩礼就把自己嫁出去了,婚后遭到殴打虐待,难道要指望那份彩礼救你于水火吗?

所以,光看彩礼的多少就选择结婚,确实是短视的,婚姻幸不幸福,归根结底还在于那个人。

社会看婚姻彩礼

只要提到彩礼,男性愤怒,女性委屈,各自都有各自的焦虑,彩礼已经成为一个无解的话题。

彩礼问题争论不休,是因为很多人看不清婚姻的本质。

薛兆丰说婚姻的本质是合作,是长期生意,说白了,婚姻就是一个大家庭协商注资的子企业,有投入也要有产出,容颜、时间、金钱是投入,输出的是爱、安全感、孩子,整个生产过程中,很难有人能把这些投入和产出完全对等看待。

男性会觉得我付出了彩礼,即金钱,对方就应该言听计从,女性会觉得我付出了生育和青春,对方就应该给予相对的经济补偿。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会有恩恩怨怨。

当双方家庭出现了价值对等矛盾,就需要搬出彩礼进行定价协商,那么婚姻价值对等的问题,就会具化成彩礼的争端,女性也就成了漩涡的中心。

但其实女性该不该收彩礼,从来不由女性说了算。

在开明的家庭眼里,彩礼、嫁妆不算什么,双方会各出一份合理且等价的礼金,以作为小家的“启动资金”。

但在性别比例失衡、性别观念较落后的地区,彩礼就是双方家庭给女性的“标价”,一些地方的彩礼要价极高,早早把女儿嫁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从对方家里弄来钱,给女方家庭的男性婚育增加筹码。

还有一些宗族观念,对要不要彩礼,怎么要,要多少,都有很多约定俗成的规矩,倘若结婚双方不是一个省份地区,必然少不了彩礼的矛盾摩擦,彩礼的取舍不是女孩自己可以决定的。

所以关于女性该不该收彩礼的问题,很多时候只停留在彩礼“给不给”的层面,忽视了彩礼的“用处”,但社会语境下,却直接把彩礼和女性划等号,认为要彩礼的女生就是拜金。

知乎上,一位自称大一新生的匿名用户,直接就在“男生真的很不能接受彩礼吗”的问题下回答:要彩礼的女生一律免谈。

男女在婚姻中,地位本身就是不等的,男性结婚时要损失一定的金钱资本,而女性结婚后,她的损失就会体现在方方面面。

在家庭里,她要付出有价值,但并没有交易价值的家务劳动,在职场,她要面临各种歧视和丢饭碗的风险,除此之外,生育给女性带来的身体健康风险,也不该被忽略。

基于这种现实矛盾,即使双方对等付出,女性客观上也是吃亏的,这是基于当前的婚姻结构,男女差异以及社会歧视带来的事实。

彩礼作为一种承诺的体现,可以量力而行,它应该和嫁妆一样,是一来一往的事情,是双方父母对子女构建一个小家庭做出的一些付出,而不是为了一份丰厚的彩礼,把亲生女儿“卖”出去的一种交易。

打赏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2697381891
河南青年报 版权所有 赣ICP备2022005201号
互联网举报中心